主页 > 常识中心 >直指Super GT赛事,李勇德的下一步 >

直指Super GT赛事,李勇德的下一步

2020-07-26 常识中心 864 ℃
正文

2011年,Ferrari麾下拥有19年历史的Ferrari Challenge赛事正式登陆亚太地区,为亚洲车迷们带来纯然以Ferrari赛车所进行的统一规格赛,同时也提供Ferrari车主晋身赛车手的舞台。而在2010年投入参与Le Mans洲际盃 (Intercontinental Le Mans Cup) 闭幕战珠海1,000公里大赛的李勇德 (Jeffery Lee) 也以客座车手身分参与Ferrari Challenge Asia上海站比赛,在第二场比赛获得第二名,而今年赛季也进入中段、进入暑期休整的时节,对于李勇德的未来规划,也是让人关心的所在。

直指Super GT赛事,李勇德的下一步在Ferrari Challenge Asia上海站以客座身分参赛、并于第二场赛事中夺下第二名的成绩后,李勇德在赛季的暑休期间回到台湾,李勇德明年的动向,也是令人关注的所在。
Porsche Carrera Cup赛事生涯即将进入尾声

2007年赛季结束后离开方程式赛车的竞争,改投入GT赛事的李勇德,由2008年起投入亚洲地区较具规模的Porshce Carrera Cup Asia (PCCA) 赛事,展开另一段赛车生涯的开端。然而由2009年开始,李勇德与所属J-Fly捷飞车队看中了另一条跑道,逐渐将目光转移到对车手、对车辆都是严苛考验的耐久赛事。

直指Super GT赛事,李勇德的下一步2008年起,李勇德结束方程式赛事的竞争,转而投入亚洲地区较具规模的Porshce Carrera Cup Asia (PCCA) 赛事。
2009年开始,李勇德除了PCCA赛事外,在赛季中也投身于马来西亚Sepang赛道所举行的MMER (Merdeka Millennium Endurance Race) 12小时耐久赛;随后在该年11月驾驶Aston Martin V8 Vantage GT2 赛车参加亚洲利曼 (Asian Le Mans Series,ALMS) 的Okayama (冈山) 1,000公里大赛,并且拿下Race 2中的GT2组别第7名。2010年,李勇德除了MMER 12小时耐久赛外,并且开始将目光放远至欧洲地区的耐久赛事,于该年投入参加Spa-Francorchamps 24小时耐久赛,虽然在比赛中受到队友事故的影响,并未跑出好的表现。但李勇德却在该年的11月,投身首度登陆中国的Le Mans系列赛事──Le Mans洲际盃闭幕战珠海1,000公里大赛,成为首度登上Le Mans殿堂的台湾车手。

直指Super GT赛事,李勇德的下一步2010年11月,趁着Le Mans洲际盃首度登陆中国的机会,李勇德也成为台湾车手中,首度踏上Le Mans赛事的车手。
不过,李勇德表示,虽然J-Fly捷飞车队与他就长远的规划而言,都是放在耐久赛事的参与,并且将踏入Le Mans 24小时耐久赛作为未来期望达成的目标。但是由于耐久赛事的比赛往往不甚集中,甚至是在一般赛季的暑休或是赛季结束之后。所以虽然是以进军Le Mans 24小时耐久赛以及各耐久赛事为目标,但目前仍就努力争取参与一般常态性的系列赛事,透过稳定出赛一方面持续锻鍊自身技术,一方面与车厂打好关係,建立无后顾之忧的后勤补给。

直指Super GT赛事,李勇德的下一步2011年之后,李勇德与J-Fly捷飞车队将目光投向了另一条道路,下一个阶段将离开PCCA赛事。
而在经历4年PCCA赛事的征战后,李勇德準备将重心对準下一条跑道,预计在2011年赛季结束后,离开相处多年的Porsche 911 Cup Car座舱,投入另一向在亚洲地区相当具有规模,国内车迷也相当熟识的赛事──日本Super GT系列赛事。

下一阶段目标,Super GT系列赛

前身为JGTC (All-Japan Grand Touring Car Championship,全日本GT锦标赛) 的Super GT系列赛于1993年鸣枪起跑,原先只是巡迴日本国内各赛道的GT锦标赛。然而,看準亚洲赛车市场的成长,主管JGTC赛事的JAF (Japan Automobile Federation,日本汽联) 计画将JGTC赛事推广至中国与马来西亚。但是由于规划中的赛程安排包括日本、中国与马来西亚等三个国家,已超越FIA规範下的国内锦标赛等级,自2004年赛季结束后,JGTC赛事改属FIA直接管辖,同时于2005年赛季开始更名为Super GT。

直指Super GT赛事,李勇德的下一步Super GT前身JGTC在扩展海外赛程、改隶属FIA麾下并且更名Super GT系列赛后,日系赛车与欧系赛车的差距正逐渐缩小,也是李勇德与J-Fly捷飞车队锁定的契机。
虽然目前Super GT的赛程安排,除了日本当地的多条赛道之外,仅有马来西亚Sepang赛道成为唯一的海外分站。然而,在FIA接管赛事后,由JGTC时代起原先对于日本国内车种过度保护的赛例,也逐渐开始鬆绑,拉进欧系赛车与日系赛车间的差距;并且与FIA下辖的各种GT赛事接轨。李勇德表示,这样的演变,正是J-Fly捷飞车队锁定Super GT赛事作为下一阶段目标的原因所在。

直指Super GT赛事,李勇德的下一步   
李勇德同时谈到,虽然过去无论是GT500或是GT300组别,Super GT自成一格的赛例规範,为日系赛车创造了不小的优势,即使是较多欧系赛车投入的GT300组别赛事,自2001年起年度冠军也呈现完全由日系赛车所垄断的局面。不过,2010年起Super GT的竞争局面将开始有了改变,GT500导入与DTM赛事类似的赛例规範,而GT300也运用相近于FIA GT3的赛例。李勇德表示,这样的改变让更多欧洲车厂愿意投注资源进入Super GT赛事,同时也让J-Fly捷飞车队决定将Super GT中的GT300组别作为下一阶段的目标。

直指Super GT赛事,李勇德的下一步由2010年起,GT500赛事改用与DTM相近的赛例规则,而GT300组别则援用FIA GT3的赛例规範,与其他赛事接轨外,对于日本车厂以外的限制也逐渐鬆绑。
李勇德表示,由于参与Super GT赛事与目前所参与的PCCA赛事有着相当程度上的差异,在车厂主导的统一规格赛中,车辆维修等后勤补给的问题并不是车队所需关心的焦点。然而,以车队的姿态投入Super GT赛事,后勤补给就变的至关重要,甚至可能会是影响比赛表现的因素。所以,目前J-Fly捷飞车队正积极与各拥有赛车资源的欧洲车厂联繫,期望能够透过半厂队的方式,结合原厂的后勤资源以及J-Fly捷飞车队历年来的参赛经验,齐心投入Super GT赛事。李勇德谈到,目前业已与Audi达成初步合作的共识,未来可能会以R8赛车参加GT300组别的竞争。

根植台湾,期盼台湾赛车风气成熟

而U-CAR也把握与李勇德访谈机会,期望能够藉由台湾车手与车队的角度,如何在台湾这片土地上推广赛车运动。

2011年6月,大鹏湾国际赛车场曾经抢先举办赛道预览活动,活动中亦邀请李勇德于尚未完工的赛道上抢先试跑,体验大鹏湾赛道的布局与规划。李勇德表示,由于大鹏湾赛道屈就于3.527公里的赛道长度,在赛道后半段规划较多的中低速慢弯,对于车迷的观赛与车手拼搏的角度而言,可能会缺乏超车的机会,是较为可惜的一点。

直指Super GT赛事,李勇德的下一步藉着访问的机会,U-CAR同时请教李勇德对于即将落成的台湾首座国际级赛道──大鹏湾国际赛车场的看法。
直指Super GT赛事,李勇德的下一步李勇德表示,大鹏湾赛道后半段的中低速慢弯,虽然剥夺了不少超车机会,但大鹏湾整体赛道布局仍然可以算是具有挑战性的赛道。
不过,就赛道的规画上,经过赛道预览活动的几圈试跑后,李勇德表示,儘管大鹏湾将会是一条中低速的赛道,但不少弯角设计的都相当具有挑战性,部分弯道在进弯之前,甚至无法清楚看清出弯点,对于车手的心理与技术而言,都是相当大的挑战。未来若安全设施规划妥善,让车手能够尽情尝试车辆的极限,以车手的角度而言,将是相当具有挑战性的赛道。

直指Super GT赛事,李勇德的下一步实际试跑后,李勇德对于大鹏湾赛道也有诸多期待。
而李勇德与J-Fly捷飞车队也对大鹏湾赛道抱持乐观的态度,目前已经租下直路旁的两座仓库,同时也将以大鹏湾赛车场作为J-Fly捷飞车队在台湾的训练基地之一。未来,除了规划作为超跑俱乐部,提供超跑车主停放爱车,同时让爱车于赛道上奔驰外。J-Fly捷飞车队同时将以大鹏湾赛车场,作为推广赛车运动的据点。

直指Super GT赛事,李勇德的下一步J-Fly捷飞车队已租下大直路旁的车库区,规划将于此经营赛车学校,培训赛车领域的人才。
李勇德谈到,由于中国赛车运动的急速发展、茁壮,虽然台湾赛车运动的发展较早,却已经遭受中国所超越,年轻车手也因为缺乏舞台以及大环境的不友善,让赛车人才可能出现断层。为了让喜爱赛车运动的年轻车迷,有个便利且正规的管道,更深入的了解赛车运动,甚至是投身赛车运动,J-Fly捷飞车队计画将与中华赛车会合作,于大鹏湾赛道开办赛车学校,提供正规的训练环境,并且核发FIA所核可的赛车执照,培训未来的赛车人才。

李勇德表示,身为腰间嵌有台湾国旗的车手,对于台湾的赛车运动发展有着深切的期盼,也希望台湾的赛车风气能够更加健全,希望由大鹏湾赛道作为新的阶段的开始,陆续有着其他规划完善、设施健全的赛道落成;也期望能够有更多人投入赛车运动,让赛车不再是只有少数人喜爱的运动。

直指Super GT赛事,李勇德的下一步